东方与西方的相遇

加拿大瓷器艺术代表团访闽手记

作者:李杰  发布时间:2015-07-18 12:59    来源:福建外事    字体显示: 默认   阅读:

  “很高兴欢迎各位来到厦门。我知道大家在北京受到过正式接见,因而希望大家不会因为在这里的接待而大失所望。遗憾的是,我们无法用礼炮向各位致礼。因此,我们静静地、然而却热情地欢迎各位。现在,我愿请大家和我一道,为代表团成员的健康,为各位访问福建圆满成功,为我们两个伟大国家之间关系的未来发展与进步,干杯!”不擅外交辞令的我,以水代酒,迎来了加拿大瓷器艺术代表团的专家学者教授们。

  代表团抵达的第三天,我们冒着寒风马不停蹄地赶往德化。马可·波罗在他著名的《马可·波罗游记》中,对德化瓷器的生产和销售有过专门的介绍:“这里除了制造瓷杯、瓷碗、瓷碟,别无其它值得注意的地方。这种瓷器的制作工艺程序如下:他们从地下挖取一种泥土,将它垒成一个大堆,任凭风吹、雨打、日晒,从不翻动,历时三、四十年。泥土经过这种处理,质地变得更加纯化精炼,适合制造上述各种器皿,然后抹上认为颜色合宜的釉,再将瓷器放入窑内或炉里烧制而成……大量的瓷器是在城中出售,一个威尼斯银印能买到八个瓷杯”。当马可·波罗返回意大利时,曾将德化瓷器带回家乡。至今意大利博物馆还保留着他带回的德化家春岭窑的小花瓶。

  马可·波罗的介绍,引起了西方人的强烈兴趣。意大利学者将德化瓷称为“马可·波罗瓷”。到了明代,德化窑白釉瓷又有了进一步发展,工艺大师们研制出一种温润乳白,如脂如玉的白瓷,即法国人所称的“中国白”(Blanc de Chine)。1610年出版的《葡萄牙国王记述》载,德化白瓷乃瓷器之上品,与其它东方名瓷迥然不同,质细腻,色乳白,宛如象牙。“象牙白”之美名就这样流传开来。

  白瓷最早可追溯至东汉,但成熟的白瓷要到隋代才出现,唐代达到极盛时期,其中以北方的邢窑白瓷为代表。但明代德化白瓷与唐宋时期北方的白瓷不同,而且与同时期景德镇生产的白瓷也异样。德化白瓷瓷胎致密,透光良好,为唐宋时代北方白瓷和景德镇白瓷所不及。唐宋北方白瓷,是用氧化铝含量较高的粘土烧制而成,器胎不够致密,透光度较差。而德化瓷则用氧化钾含量高的瓷土烧制,玻璃相非常明显。此外,从釉面上看,德化白釉为纯白釉,而同时代景德镇白瓷则泛青。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,不仅与原料的化学组成,特别是氧化铁、氧化钛的含量有关,也与烧成气氛的性质有关。景德镇采用还原焰烧成,而德化采用氧化焰烧成。

  尽管加拿大陶瓷专家和教授早已熟知全世界以“中国白”直呼德化窑白瓷,但所有成员均为首次访问福建,因此当大家站在规模庞大、气势雄伟的德化屈斗宫窑的窑基面前时,充满了惊叹与敬意。

  屈斗宫窑位于德化县洵中乡宝美村破寨山。1976年由省博物馆和厦门大学联合发掘。屈斗宫窑为分室龙窑,保存较为完整,窑顺山坡砌建,坡度为12~20度。窑基残长57.1米,宽1.4~2.95米,共有17间窑室。每室之间有砖砌隔墙,每堵隔墙有通火孔5~8个,窑底两边设有火路沟,窑门为单边开门,残存14个,火膛略呈半圆形。出土宋元时期窑具800余件和6793件完、残瓷器,以白釉瓷器为主。器形有碗、盘、洗、碟、盒、壶、罐、瓶、盅、军持、高足杯等。其中有2件直道纹洗的底部刻划身着长袍、头戴缨冠、嘴上无胡须,有明显蒙古人特征的头像;另外,在三足垫饼上有阴印元朝的花押和蒙古八思巴文。装饰技法均用模印,构图简单,有梅花、莲花、菊花、牡丹图纹和福、寿、等文字。有的盒盖上印有“金玉满堂”、“长寿新船”字样。出土窑具有器模、匣钵、三足垫饼、支圈和铁窑刀等。屈斗宫龙窑发掘后已建棚原地保护。

  宋代时,我国政治、经济重心逐渐南移,海外贸易得到空前发展,泉州刺桐港成为我国对外贸易重要港口,外国商船多在泉州停泊。历史学家记载:“大船上百,小船不计其数停泊在刺桐港”;当马可·波罗从泉州乘船返回家乡,称其为世界上最大、最繁忙的港口,可与埃及亚历山大港媲美。当时德化隶属泉州,作为中国古外销瓷最重要产品之一的德化瓷,大量从刺桐港出口到世界各地。在泉州开元寺,我们见到了1974年挖掘出的13世纪泉州造三桅远洋商船,古船长24米,宽9米,有13个水密隔舱,载重量200吨,挖掘前在泉州湾海底沉睡了700多年。

  代表团成员戈登·汤普森先生告诉我,加拿大多伦多阿迦汗博物馆(Aga Khan Museum)与新加坡合作,于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,推出《失去的独桅帆船: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现》文物展,通过数百件来自1200年前沉没的一艘阿拉伯商船上的中国唐朝“货”,为人们讲述“隐没”已久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。他没有证实沉船上是否有德化瓷器,古船是否从泉州出发,但近年来在非洲、东南亚各国的沉船中,均发现大量德化瓷,这些瓷器历经宋元明清各个时期。宋代沉船“南海一号”有大量德化青白瓷,清代沉船“泰兴号”有35万件德化青花瓷,这些都是古代德化陶瓷生产和外销繁荣的历史见证。

  在国内,有关德化瓷的收藏记录始于明代,但始终没有形成风气。国外的收藏家,包括皇室成员,对德化白瓷的收藏较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,且欧洲对德化白瓷的研究300年前就已起步。所以,历代德化白瓷精品多为外国博物馆和私人收藏。德国国立美术馆存有400多套德化瓷,是中国以外最大的德化瓷收藏地。大英博物馆也有大量收藏,其中一尊文财神坐像,背部刻有“万历庚午年春”纪念款,是全世界仅有的一件确切纪年的明代德化制瓷巨匠何朝宗的作品。

  长期以来,德化窑瓷器对海外影响巨大,以至于从17、18世纪起,一些欧洲国家的皇家瓷器厂竞相模仿生产,如法国的圣科得陶瓷厂(S. Coud)、查得雷陶瓷厂(Chantiely),英国的切尔西陶瓷厂(Chelsea),德国的迈森陶瓷厂(Meissen)等等。而德国著名艺术家柏特格(Bottgin)仿照何朝宗的手法,用红色粘土复制出一尊14观音造像,据说跟何大师还真有一拼。毋庸置疑,历史上德化瓷对世界陶瓷业发展做出的极为宝贵贡献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我虽不是“中国白”收藏家,但对德化白瓷的巨大魅力和艺术价值,还是略知一二。然而在接待加拿大瓷器艺术代表团之前,我对建盏(天目盏)的知晓,则完全可用孤陋寡闻来形容。

  唐朝茶圣陆羽在《茶经》中曾提及建茶“往往得之,其味极佳。”北宋时建茶因其品质优良而蜚声全国,公元977年,官方在建州(今建瓯)建立了北苑御茶园,制作团茶,其中龙凤团茶成为最著名的贡茶。为保证质量制定了严密的操作流程,之后焙成茶饼,进贡皇室。有诗云:皇帝一盅茶,百姓三年粮。

  史料表明,唐代后期,建瓯茶乡即出现了“斗茶”活动。到了北宋,由于境内北苑御茶园的兴起,比试茶品高低的斗茶风气愈加盛行。宋廷重臣蔡襄曾在北苑御茶园督造贡茶,经他倡导,斗茶活动在朝野传播开来,成为上至帝王将相,达官显宦,文人墨客,下至市井细民,贩夫走卒,浮浪吾儿所推崇和热衷的活动。宋朝的斗茶标准,一是看茶汤的色泽和均匀程度,以汤花(类似啤酒泡沫)色泽鲜白,茶面细碎均匀为佳;二是看盏内沿与茶汤相接处有无水痕,以汤花保持时间较长,贴紧盏沿不退为胜,谓之“咬盏”,而以汤花涣散,先出现水痕为败,谓之“云脚乱”。

  由于宋代斗茶,茶色尚白,应运而生的便是建窑所烧制的建盏——黑釉瓷茶盏。建盏的魅力完全在于釉面斑纹。没有斑纹的普通黑釉盏,即使坯质再好,釉色再黑,也不会受到青睐。建窑留给后人的许多难解之谜都隐藏在变幻莫测的斑纹之中。蔡襄在《茶录》中道:“茶色白,宜黑盏。建安所造者,绀黑,纹如兔毫,其坯微厚……久热难冷,最为要用。出他处者,或薄或色紫,皆不及也。”宋徽宗在《大观茶论》中说:“盏色贵青黑,玉毫条达者为上。”

  宋代时期,浙江天目山佛教寺院林立,吸引了众多日本禅僧来此修行。僧人们使用建盏喝茶并把它带回国,后传到国外。伴随着日本茶道的兴起和独成体系,建盏被当作珍品受到推崇,武士贵族之家举行盛大茶事,往往以拥有建盏为荣。15世纪后,日本将建盏讹称为“天目瓷”(Temmoku,如今,“天目瓷”已成为黑釉一类陶瓷器的国际通用名。传世的建盏以日本最多,其中宋代的“曜变”、“油滴”等四只建盏被定为日本国宝,而三只“曜变”被日本人奉为茶道的圣物,小心翼翼地珍藏在“静嘉堂文库美术馆”、“京都大德寺龙光院”和“大阪藤田美术馆”,每七到十年展出一次。

  建盏在日本出现的同时,还给日本陶瓷业带来了深刻的影响。相传日本人加藤四郎因不甘心父亲仿造宋瓷失败,追随日本高僧来到中国,在福建学习制瓷技术五年。回国后,在名古屋一带开窑,制作黑釉,闻名全国,被称为“濑户黑”、“濑户烧”,从而开创了日本瓷业的先河,被后人尊为日本陶瓷之祖。

  而美国人詹姆斯·马歇尔·普鲁玛(James Marshall Plumer)也曾于1935年来到建阳水吉镇,收集了大量瓷器碎片和窑具,最终成为一名中国陶瓷特别是建盏专家。普鲁玛先生曾在福州海关部门工作,后成功主持《远东陶瓷期刊》编辑工作,加之他执笔的关于宋代陶瓷及其工艺的大量文献,致使他在国际上名声大噪。普鲁玛先生曾撰写过《中国建盏/天目盏》专著,展示了他对宋代陶瓷工匠成就的历史与技艺的知识大全。于他而言,陶瓷不仅仅意味着优雅的造型和迷人的釉面,更展示了陶瓷业这个古老手工艺的传统,以及陶瓷是土与火这两种基本元素的艺术结晶,而历代陶瓷专业人士的努力与贡献,则更好地阐释了这一切,让他产生深深的共鸣。

  访闽第五日,我们来到水吉镇。上世纪60、70、90年代,考古学家曾对芦花坪、牛皮仑、大路后门和营长乾等古建窑址分别进行过三次发掘,取得许多重要成果。建窑创烧于晚唐,鼎盛于两宋及元初,明代基本废烧。我们参观了其中之一,一座长达135.6的古窑址,也是国内已知最长的阶级窑。站在古窑址前,面对祖先们创造的辉煌历史,我感到由衷的自豪,而加拿大专家们更生惊艳之叹,难掩崇敬之意,梅兰妮·伊根女士对我说:“我多么希望出生在宋代啊。”

  建窑的名贵品种有兔毫、鹧鸪斑、油滴和曜变。兔毫是建窑主打产品,特征是黑釉表面分布着雨丝般条纹状斑纹,类似兔毛,也是蔡襄和宋徽宗极力推崇的斗茶茶盏。鹧鸪斑盏为珍品,产量稀少,特征是釉面花纹为斑点状,类似当地鹧鸪鸟胸部羽毛的黑底白斑。油滴盏同属珍品,特征如同生活中看到的漂浮在水面上的油滴,微微凸出,边缘呈流线型,十分圆滑。曜变盏是建窑的特异产品,非常难得,极为珍贵,是真正的土与火高难度相结合的艺术品,是“书法界的《兰亭集序》、绘画界的《蒙娜丽莎》”,可遇而不可求。主要特征是盏内外壁黑釉上散布浓淡不一、大小不等的玻璃色斑点,光照之下,釉斑折射出晕状光斑,似真似幻,高深莫测,且随观赏角度不同而变化,日本人用“碗中宇宙”形容之,可谓恰如其分。

  五夜六天的行程结束了。临上飞机,代表团团长吴永光女士对我说:“此行之前,我们对福建一无所知。现在发现许多有趣的地方还未参观,许多历史文化古迹还未来得及探访,多少遗憾,只好留给下次。”我追问道:“下次,什么时候?”大家望着我,忍不住笑起来……

附件下载:

相关链接: